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作者:                        来源: 高新区报                       时间:2017-10-13

 

 

 

  2016年12月27日,当清池街道拿到2017年的棚改任务时,所有人都震惊了:拆迁1765户、开工安置楼3886套、安置居民5324户,外加项目141个,四项任务指标分别占全区任务的34%、44%、64%和43%,有3项在四个街道中“高居榜首”。

  对着挂在墙上的任务柱状图,街道党员干部们一边比划一边七嘴八舌:“清池这根柱子都快顶到头了!”

  面对这一串让人“惊心动魄”的数字,领导看了,摇头;社区党员干部看了,摇头;大街小巷传开后,居民听了也摇头。他们摇头的原因各不相同,但嘴里都嘟囔着同样三个字——不可能!

  2017年2月10日的高新区棚改工作会议上,每个街道要表态发言,轮到清池的时候,街道党委书记聂绍俊咬着牙作了保证:“对清池来说,今年的棚改任务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既然接下了,我们就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能完成吗?”在清池,十年也动不了的“钉子户”一抓一大把,聂绍俊嘴上这么说,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

  1、市外桃园的“七多”和“四顽”

  清池街道,北靠济青高速,南依胶济铁路线,309国道穿街而过,潍县中路、潍安路两大城市干道南北通达,高新区管委会驻于此地。

  随着城市发展东扩,2005年拓宽健康街,清池沿街某些居民的心理却“不健康”了。

  前些年,开车一进清池地界,前看、后看、左看、右看,一个桃园接着一个桃园,一个个桃园紧相连。

  听到拆迁风声的居民,在地里密密麻麻地种起了桃树,不为结果,就为多赚点儿清表补偿,连苗木广告都为桃树苗贴上了“征迁占地首选”的标签,还有人为这些桃树取了个形象的名字——“赖人桃”。

  “市外桃园”,在别人眼里成了一个笑话。放眼清池这片“市外桃园”,活生生一幅“剪不断,理还乱”的城乡接合乱象图。

  拿到棚改任务,清池街道领导干部坐到一起开“诸葛亮会”,梳理出了“七多”和“四顽”。

  遗留问题多,整居拆迁少;居民补偿要求多,攀比成风;软弱涣散的基层班子多,信访老户扎堆;清表困难多,到处是桃园;待建项目多,抓这个顾不上那个;负债多,集体经济差;违建多,私搭乱建普遍。这“七多”,就是清池棚改面前的“七座大山”。

  而13年的“钉子户”——福万家超市,12年的“钉子户”——农行宿舍楼,12年的“钉子户”——农信宿舍楼,13年的“钉子户”——联通营业厅,并称为清池“四顽”。

  “先难后易,敲开核桃,突破担当,攻坚克难。”这是清池一年多来从全区棚改工作中学到的“移山”“治顽”经验。

  先难后易哪最难?大家不约而同地指了指横亘在高新区管委会和清池街办之间的福万家超市。

  2004年,福万家原址上还是一排不到300平方米的平房,利益的驱使让小平房“偷偷长高”,达到了2000平方米的规模,一步步变成高新区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体违建。

  早在2012年,相关部门就和福万家开始了长达6年的“拆与不拆”拉锯战。

  要谈判,想见个面都难,福万家成了清池街道最难的“钉子户”,也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向了与法律“针锋相对”的境地。

  “违建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早搬迁,还可以抓紧时间处理资产,把损失降到最低”……街道安排专人不断找机会与福万家接触,讲法律、讲政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不拆,除了钱,一切免谈!”福万家放出了狠话,要求的赔偿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要到上千万,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做工作的人被“怼”回来,气冲冲地喊。

  气归气,清池拿出“部门联动”的法宝,打出一套“组合拳”:街道作为属地管理者,协调相关部门对违建进行仔细调研,寻找突破点;高新区征收办以管委会的名义协调土地原属单位,撬开口子;违建部分由城管执法分局依照《城市规划法》进行拆除……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高新区城管执法分局反而收到了法院的传票——福万家先把城管告了。

  在法庭上,城管执法过程事实清楚,法理依据准确。在铁的事实面前,福万家这一纸诉状更像是自己违法事实的陈词。

  法庭宣判,合法的建筑部分按标准补偿,违建依法拆除。

  2017年3月30日8点55分,福万家门前的挖掘机轰鸣着落下了第一铲。“拆得好!”人群中传来叫好声,旁边的洒水车迅速喷水降尘,一排渣土车现场待命,现场安全线外围满了居民。

  福万家自知理亏,不再被动应对,变得积极配合拆违。存在了10多年的违建,在两个半小时之后全部拆除。

  “十年钉子户,一朝被拔除!拆了福万家,万家更有福!”这句顺口溜像长了翅膀,迅速在全区老百姓间口口相传。

  “拆除福万家,在当地影响太大了。”清池街道办事处主任王意顺说,这次行动让辖区群众和一些违建户看到了街道有违必治、违建必拆的决心和信心。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头炮打响了!街道一鼓作气,压茬攻坚,兵分多路,在上级部门协调帮助下,一边寻求法律支持,一边想办法找场所协助单位搬迁。

  一时间,农行宿舍楼同意搬迁、农商行宿舍楼同意搬迁、联通营业厅同意搬迁,3个十年以上的“顽疾”一举攻克。

  拔完了钉子,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四大顽疾”顺利祛除,打出了清池的威风锣鼓,亮出了清池的品牌底气。

  怎样让尴尬的“市外桃园”变成令人羡慕的世外桃源?一场攻坚克难、突破担当的持久战,至此全面打响。

  2、钉子户家里的“店小二”

  2017年春节刚过,盛春社区居民王明礼(化名)在小市场上的炒菜摊点就开张了。一个煤气罐、两个炒瓢、一个遮阳棚、几张矮桌、一圈马扎——不大的摊点挤满了周边厂子里干活的工人,一茶碗白酒下肚,两三个热菜不一会儿就见了底儿。

  今年3月份,光顾他们摊点的多了两个人,他们不吃饭,只是埋头招呼客人,拾掇摊点,活脱脱两个“店小二”。虽然老王“冷若冰霜”,等他熄了火、刷了锅,有了清闲的时候,这俩人还是凑到跟前儿聊上几句。

  这俩人是盛春社区工作人员王亚宁和王政伟,两人工作配合默契,被同事称为“黄金搭档”。

  “黄金搭档”为啥当起了“店小二”?

  王明礼家有近5亩果树,涉及社区150亩棚改保障用地项目,因为补偿金额诉求等原因,一直犟着不签字,一拖就是两年。今年刚出了正月,“黄金搭档”就入户了。

  因为要忙生意,王明礼两口子每天早上6点出门买菜,9点半回家顺菜,10点出摊,下午2点半回家吃饭、顺菜,下午4点半再出摊,一直要干到凌晨才回家。掌握了两口子的出摊时间,王亚宁、王政伟每天上午9点半、下午3点,都见缝插针地到家里去坐上半小时。

  一开始,王亚宁、王政伟说话不投王明礼的心意,就被指着鼻子撵了出去。“黄金搭档”识时务,拔腿走人,第二天又挂着笑脸,喊着“叔”登门了。聊家常、聊买卖、聊形势,原先爱搭不理的王明礼慢慢开了腔。

  “我们用的是笨办法,一趟趟入户,拿真心交朋友。”王亚宁说。

  慢慢地,王亚宁、王政伟将工作从家里做到了摊点上。3月的夜里还很冷,气温只有三四度,时不时还到零下。王明礼老两口风里来雨里去,早就习惯了这份辛苦,颠勺炒菜,做的就是这个买卖。可一个多月下来,看着这俩人不拿一分钱,风雨无阻忙前忙后,他总觉着心里不是个事儿。

  一晃到了4月13日,那晚正摆着摊,突然来了一场急雨,王亚宁、王政伟连忙收桌凳,帮着把煤气罐、锅碗瓢盆搬到棚子下,一阵忙活后,个个淋成了“落汤鸡”。王明礼赶紧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递给王亚宁,“你俩快擦擦,别冻感冒了。”这条洗不掉汗味和油烟味的毛巾,一年四季都和王明礼“作伴”,王亚宁接过来,一下子就糊到了脸上,上上下下擦了一圈。

  “没让毛巾熏着吧?”王明礼笑着问。

  “味儿确实够冲的,都有些呛鼻子。”王亚宁说完,一伙人笑作一团。

  雨停后,王亚宁、王政伟帮着王明礼老两口收完摊,回到家已经凌晨两点多。第二天下午5点多,他们跟往常一样来到王明礼的摊儿上,按说这个点工人还没下班,有一桌却摆上了酒菜,“坐吧。”王明礼把他俩请上了桌。

  “叔,你这是?”王亚宁有些摸不着头脑。

  “怕叔讹你俩的饭钱啊?”王明礼咧嘴一笑,跟他俩碰了下杯,紧接着一杯酒下了肚,“将心比心,叔想通了,签!”

  那一刻,王亚宁黝黑的脸上乐开了花,“吧嗒吧嗒”眼泪不自主地砸进酒杯,那掺了泪水的辣酒进了肚里却格外甜。一旁的王政伟拿起那条呛鼻子的毛巾,不停地擦着眼角。对王亚宁、王政伟来说,在拆迁户点头的那一刻,所有的苦都值了,所有的累都得到了最大的回报。如今,他俩和老王像亲人一样近乎。通过“笨办法”,居民和社区干部间由“对着干”变成了一家亲。

  这一年,王亚宁和王政伟就是这么过来的,这户做通了,再去下一户,别看他们人前都是副笑模样,入户被泼冷水时,回到家闭上门,也是一副愁眉不展的苦瓜脸。

  盛春社区党委书记吴敬刚说,党员干部都是普通人,只要有信心、决心和恒心,就能干出不普通的事儿。

  在清池干部眼里,王明礼这样的“钉子户”是棚改工作的“关键人物”。

  造屋要架梁,撒网要抓纲,清池棚改从抓好“四个关键”入手,在“关键人物”“关键少数”“关键位置”“关键节点”上突破。

  为啥要抓“四个关键”?聂绍俊这样解读:“钉子户”是“关键人物”,党员是“关键少数”,只有拔出钉子,发挥出党员的带头作用,棚改才能顺利推进;当棚改攻坚到一定火候,居民等靠思想松动的时候,要顺势作为,推上一把,抓好“关键节点”;涉及到安置楼建设、项目进地的地块就是“关键位置”,只有破解落地的空间局限,棚改才能持续发力。

  “抓住‘四个关键’,‘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有了完成的希望。”聂绍俊斩钉截铁地说。

  能不能抓住“四个关键”,当好“店小二”是关键中的关键。聂绍俊说,区里要求我们当好企业发展的“店小二”,在棚改工作中,我们更要当好居民家里的“店小二”。

  在清池,所有干部都是“店小二”。56岁的府东社区党委书记李书宽因过度劳累,脑梗住院,躺在病床上用电话、短信协调房源,解决韩侯安置楼问题;盛春社区主任彭光辉为让桃园街项目上的最后一户拆迁,盯靠熬磨,蹲在拆迁户家里七天七夜,让硬是不拆的居民松了口;西宋社区党支部书记李泮周受着误解与委屈、谩骂与威胁,带领“两委”干部提前2个月做通桃园街拓宽民事工作,并在歌尔四期中创造了114户一周兑付110户的新速度;社区女干部吴宁宁,挺着大肚子依旧行走一线、入户攻坚……

  无数的“店小二”在无数居民家里,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心为民、心系群众”的公仆情怀。正是这种锲而不舍、攻坚克难、突破担当的“店小二精神”,让“七座大山”开始大面积松动。通过越来越多松动的缝隙,透进越来越多“可能”的光明。

  3、党群别动队的“绣花功夫”

  东里固的老村委支起了摄像机,会场边挤满了老百姓。6月16日晚上7点,永春社区党委书记朱瑞壮召开了一次与众不同的大会,会议的主角是党员,老百姓受邀现场观摩。

  晚上,天还有些凉,4名“党员钉子户”豆大的汗珠子往下掉。

  “支部决定、不执行支部决议通知、支部谈话、纪委谈话、劝其退党、支部大会讨论除名、上级党组织审批、纪律处分。”朱瑞壮解释完“八步工作法”,宣布全体党员举手表决。

  举手表决时,在场的46名党员42人通过,4名未拆迁的党员在灯光的映照下,在群众灼灼目光的注视下,一票反对都没有,全投了弃权。

  “党员就该起带头作用,这样的党员不要也罢!”“党员就得什么事儿都冲在前面!”“早就该这么办!”……会场外围的居民看到这“架势”交口议论。不听从党支部的决议,家里有违建还带头不拆的党员在东里固是要被除名的。

  “八步工作法”一出,不用八步,才进行到第二步,东里固的“党员钉子户”们就陆续签了字,一个个“钉子户”转身成为推动棚改进程的“螺丝钉”。东里固“钉子户”到“螺丝钉”的反转,最先影响到“西邻”西里固。

  有居民需要临时躲迁,西里固社区党支部书记王树连无偿给老弱病残户让房,“两委”成员纷纷把自己的安置房也让了出来。社区原定于6月6日正式签约,5月15日的党员大会上,参会的党员个个摩拳擦拳,王树连一句“大家都表个态”话音刚落,会场上出现了“我拆,我拆……”的火爆场面。第一天拆迁85户,第二天拆迁61户,第三天拆迁41户,3天完成拆迁173户!三天时间,完成率就超过90%。

  党员带了头,群众有奔头。群众纷纷由反对、观望转向支持,“固若金汤”的东、西里固一举攻克,举棋不定的户在党员的带领下,纷纷签约。关键时刻,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清池棚改现场,一面面旗帜迎风飘扬。

  清池趁热打铁,又创新性地将党员干部和“自改委”成员组队,成立“党员群众特别行动队”,简称“党群别动队”。

  “党群别动队”专啃“硬骨头”,最硬的就是全区有名的西清。

  1987年村里出“万元户”的时候,村干部工资才30块钱,是最远近闻名的模范村、先进村。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西清风光不再。

  2016年底,百度贴吧“清池吧”里,冒出一个沉不下去的帖子——《西清的路实在是太难走了,十多年了》。

  一个人骑着电动车,摇晃的镜头中:路边随意堆放着废弃的农用三轮车、半人高的缆线盘、干枯的小树……小心翼翼地走在泥水坑的窄沿上,路不平,像是在跳跃,走着走着,路面被连片的污水完全覆盖,垃圾、落叶随处可见。

  原来的先进村、幸福村,现在咋就这样了?

  有生意头脑的西清人,习惯了算账,凡事都讲个“划不划算”。村民们掰着指头往上数:2006年到2013年,9年时间,书记换了6个,班子组了6套,不大的村里,一个书记就代表一方势力,谁也不服谁。棚改启动了6次,发展到现在,一提棚改,村民们都暗骂:“没个能挺起摊儿的!”

  和别的社区比起来,西清棚改难在“十不同”。一不同:9年7次拆迁,拆不动;二不同:9年换了6任班子,没有干满届的;三不同:干部不和,互相扯后腿;四不同:一户一议,工作难做;五不同:你争我吵,上访老户多;六不同:满村开小道没人管,出行不便;七不同:小作坊多,私改乱建;八不同:位置优越,经济薄弱;九不同:规划不统一,多盖一点是一点;十不同:无现房安置,只能“纸上谈兵”。

  “党群别动队”没有带头人,大家把目光瞄向了一个人——西清的老支书牟会明。2013年,辞职经商的西清老支书牟会明“复出”。

  牟会明回来了?大家都不信,人家牟会明可是大老板,自个儿有厂,犯不着回来找罪受。

  直到大家在泥泞破败的西清路上,撞见了穿着一身名牌运动服的老支书,才安了心,也为他捏了一把汗。

  在西清棚改指挥部里,牟会明和三委干部每天要干的一件事儿就是看平面图。做通一户工作,就在图上标红。

  几天过去了,一个红点也没点上,“党群别动队”雄纠纠气昂昂出门,垂头丧气回来。分析发现,好多户做不通的原因是盯着“老上访”张秀红(化名)。

  村里一条被踩得溜白的路特别显眼,小路尽头就是张秀红家。

  张秀红和丈夫原先经营着一个沙发材料门店,对9年前的商业房补偿标准不满意,便开始上访。动不动就上省城,有时直接往北京跑。这次棚改又牵扯到她家的住房。

  “让我拆迁?想都别想!”做工作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张秀红仍不为所动。

  撬动“党员钉子户”用的是钢纪铁律,“党群别动队”对老百姓全是绣花柔情。牟会明带着“党群别动队”直接包靠张秀红。

  张秀红的婆婆体弱多病,长年卧床,只要得了空,牟会明就上张秀红家看看老人、说说话。

  刚开始入户时,说不上几句话就被撵出了院儿。没关系,第二天照常去干家务、伺候老人、拉家常。

  连日阴雨,让张秀红家的老房“雪上加霜”,如果再碰到大风大雨,很可能发生危险。

  牟会明回去后马上召集两委干部开会:“拆迁户有了难处,该怎么办?”

  有人说,“净添麻烦,放着新房不要,活该。”有人说,“整天上访,和我们对着干,我们凭什么帮她?”……

  大家七嘴八舌的评议,夹杂着工作中的怨气都一股脑倒了出来,一声高过一声。

  听着大家的议论,牟会明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在别人眼里张秀红是个疙瘩,但疙瘩解开了就是一朵花,就能一花引来百花开。

  社区“两委”最终决定,从本来已经紧缺的安置现房里先让出一套给张秀红住。

  张秀红咋也没想到,自己眼里的“死对头”干了这么一件暖心的事儿。

  “关键时候看出来,咱一个庄的,就是亲……”张秀红虽放不下面子,不过和以前相比态度已经缓和了。

  牟会明做着拆迁户的工作,有空闲的时候就琢磨,必须先打破原来的利益纠扯,结合着棚户区改造政策,将所有历史遗留问题纳入这个大框架,依法依规进行利益再分配。

  在清池,有个老话是这么说的——“爹有不如自己有,媳妇孩子有还隔着一把手”。钱,攥在手里才踏实;房,住上了才放心;未来,能看着摸着才算数。

  “必须让老百姓‘端上金饭碗’才行。”牟会明四处找开发商,谈合作——建一座6万平方米的大商场。

  开发商渐渐有了眉目,他又想让佳乐家进来!

  “佳乐家能来咱这‘市外桃园’?开玩笑吧!”居民们都不相信佳乐家能来。牟会明不作声,要政策,订规划,跑审批,忙得脚不沾地。

  忙里得空,牟会明还“憋”出了《致西清池社区拆迁户居民的一封信》:

  尊敬的各位居民:

  您好!

  ……

  搬迁楼房、转为市民、享受保障、快乐无忧的生活是百姓多年的期盼。

  我们要改变社区居民“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脏乱差的居住环境,要在经济上“造血”“输血”创收增收,让全体居民享受集体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直接收益。

  我们西清池社区的好日子,随着棚户区改造的扎实推进,开始了!

  牟会明上学不多,但信里内容实、感情真,第二天拿到社区“两委”会上讨论,没大改就贴到了老村口,一下子抓住了居民们的心。

  当然,也包括张秀红。

  这时传来了西清和中百集团达成协议的好消息。牟会明给西清老少爷们算了个账,保守估计光出租商铺一项,社区每年就有800万元左右的收入。

  老百姓重新看到了希望,心气儿也提起来了,“党群别动队”在做拆迁户工作时干劲儿也起来了。几天下来,负责在西清平面图上标红的干部标到手抽筋。

  一天,棚改指挥部里来了一位“稀客”——张秀红的丈夫老牟。

  “呦,这不是老牟嘛?”

  “办正事儿!”老牟答着话转头对着牟会明吆喝:“来选房!给佳乐家当房东,咱不能拖后腿呢!”

  这老伙计不是闹着玩儿的吧!牟会明足足瞪了老牟半分钟。老牟利索地签了字,并撂下话,“俺对象说了,她不再上访了。”

  更没想到的是,老牟签完协议,转身加入了“别动队”。在老牟的带动下,一个个原来的钉子户、上访户都主动加入了“党群别动队”。原先换届选举居民叹气,现在说起牟会明个个都说“是个干事儿的人”。

  西清效应,全区轰动。黄家张营社区3天拆迁完成97.4%;西宋社区2天签约95%、4天拆除90%以上;韩侯、北潘全线告捷,双双“清零”……

  紧接着又有一连串“怪事儿”发生:原先指着干部鼻子骂的居民竞相加入“党群别动队”,把社区的事当成了自个的事儿;原先老非访户总扎堆搞个群访,现在不上访了,还帮社区拆迁出谋划策。

  被称为“天下第一难”的棚改,成了“万能药方”——通过棚改拆迁,干群关系好了,邻里关系近了,希望的种子一点点破土、冒芽、开花、结果。

  棚改,不单单是拆迁清表,而是发展中一个直面问题、综合解决矛盾的过程,是一个重新统一思想、凝聚力量的过程。

  “既要拆得好更要建得好,拆得好体现攻坚破难的作风,建得好体现视野、境界、能力、水平。”在这一理念指引下,清池循着“干群同心,改天换地,唯恐一户百姓掉队”的新棚改精神,背水一战、放手一搏。

  全街道冒出一批“能干事、会干事、干成事、不出事”的好干部来。他们坚信,只要功夫深,“钉子”也能磨成针。穿针引线的“绣花功夫”做到了老百姓心里,原来“满身是刺”的拆迁户一个个脸上“乐开了花”。

  4、现象级的现象

  7月5日,高新区组织全区党员领导干部对上半年重点项目建设和棚户区改造工作现场进行观摩点评,当车辆开进西清,车上有人惊讶地“啊”了一声,喊道“不可能”,紧接着又有人“啊”了一声“这不可能!”“真拆了?不可能吧?”车上的人闻声一个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脸靠到车窗上,惊讶、赞叹声在车上此起彼伏。

  走下车,站在西清一片开阔的拆迁现场,看到周围一片片堆砌的瓦砾,看到西清竖起的硕大规划图,人们的惊讶之情到了顶点。这时,一位领导干部和身边的记者有了这样一段对话:

  干部:“我是从清池出去的,我包过这个村。你们可得好好写写西清,写写他们的班子。”

  记者:“西清岗难办吗?”

  干部:“是啊,岗难办,岗岗难办!”

  记者:“真有那么难?”

  干部:“真的岗岗难办,加多少‘岗’都不过分。”

  “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说着说着,这位领导干部眼眶就红了。“只有在清池工作过的人,才知道有多么不容易。”

  与高新区管委会两两相望的西清,9年上演了7次棚改大戏,终于到了“大结局”。西清在全街道棚改中率先突围,从“排尾”变成了“排头”,成了清池第一个“清零”的社区。

  从西清拆迁到清池“搬山”“除顽”,清池棚改已经成为一种现象。随着棚改不断深入,这种“现象级的现象”不断涌现。

  7月29日,街道发出“决战‘双十一’、大干三季度”的号令——50天时间,全面完成11个社区的整居拆迁,全面完成11个社区的棚改“清零”。

  号令之下,攻坚提速。北潘、韩侯、二甲李社区继西清之后纷纷“清零”。

  高潮之后再掀高潮,清池在决战“双十一”基础上加码,发出“激情燃烧50天,27村齐拆迁”的新号令。

  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不干则已、干就一流。截至9月底,清池棚改完成拆迁5500户、开工3386户、安置5763户,分别是去年任务的10倍、2倍和10倍!创造出现象级的清池棚改现象。

  拆得好就建得好,建得好就发展得好——在全区发展理念的指引下,清池有更深入的思考。

  聂绍俊的形容很形象:项目落了地,就是栽下“摇钱树”。

  于是,棚改热火朝天,项目进地也没落下。

  占地5000余亩的潍柴新能源动力产业园开工,计划到2030年累计投入500亿元,建设中国最大的新能源驱动电机制造基地,世界领先的氢燃料电池制造基地,开足马力再造一个“新潍柴”;

  占地5000亩的歌尔科教创新园“9863”项目区,全面清表完成,计划总投资258.29亿元,将崛起成为高新区的新地标;

  年产50万台盛瑞8AT生产线和配套产业园加快建设,预计投资超过30亿元,在汽车自动变速器领域打破国际垄断,打造响当当的民族品牌……

  清池今年有141个重点项目,占全区总项目数的43%。涉及民事1.3万户、钉子户4000余户,平均每个干部职工身上就有接近2个项目、135户民事、45户钉子户的任务。

  凭借突破担当的硬作风和“与企业家赛跑”的清池速度,清池在项目进地清表最难的“市外桃园”创造出现象级的清池项目集聚现象。

  一个个项目在清池落地生根,成为推动清池乃至全区城市发展的巨大引擎。现如今,在清池街道3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原来一片片“赖人桃”变成了一个个大项目、好项目,居民和企业家都信心满满、豪情满怀,一个原本像个笑话的“市外桃园”正在向着令人羡慕的世外桃源挺进。

  栽下“摇钱树”,捧上“金饭碗”。清池用作发展集体经济的店铺从一年一两万涨到了四万多,居民一套房的租金从每月八九百涨到了一千六百元,翻了一番。

  富了口袋的清池,还不忘富脑袋。广场舞大赛、浞河健身跑、书画影展、民俗文化大赛、京剧票友擂台赛……  文化娱乐精彩纷呈,什么活动都有,老百姓变得“文艺范儿”十足,“比家风、学艺术、留乡愁”让改变从外在透到了骨子里,现象级的清池文化现象让清池乡风、民风、家风焕然一新……

  小河的水清悠悠,

  庄稼盖满了沟……

  党的恩情说不尽,

  见了你们总觉得格外亲,

  格外亲……

  一首《看见你们格外亲》从清宁花园居民牟兴军的收音机里飘了出来,在阳台上修剪花草的他时不时还跟着哼唱上两句。

  碧波荡漾的浞河畔,浞景雅苑小区、清平小区、清宁花园小区……一座座清池棚改安置的“河景房”鳞次栉比,“给老百姓盖最好的房子!”清池人说到做到。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个击破,有些早已超出计划范畴,全面胜利近在咫尺。清池现象让越来越多的人瞩目,这种“现象级的现象”还在继续发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不再让人“摇头”,不再让人心惊,而是变成了党员干部和清池居民的共同追求。

  聂绍俊说,这是对辖区居民和党工委、管委会的庄严承诺,更是以实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