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深处,立冬来
作者:                        来源: 高新区报                       时间:2017-11-08

  秋深处,立冬来。

  喧嚣隐匿,绿树黄透。

  站在风过芦苇摇曳的岸上,这一弯浞河穿过古今,有了厚重。

  一时、一季、一年、一生,一跃千年。历史就在当下,当下贯穿洪荒,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人不管是那壮怀激烈的弄潮儿,还是那远离尘嚣自得一生的归隐居士。在这样的时节,黄叶飘下,寒风吹起,一叶扁舟总会载满萧瑟。此刻便似那一生的“深秋”,在半盏微醺里,便有了范仲淹的“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也有了李白的“征客无归日,空悲蕙草摧”。当然,还有在历史里早已埋没了名氏的人,吟一首“黄叶无风自落,彩云不雨空归”,留给了时光诗意,留给后来人唏嘘。

  新愁知几许。试问,是人自作多情,还是那景色自伤?一声琴弦来,置身此景的人像是穿梭了时空,不知与哪朝哪代哪个人倏然相会,情感共融。说不清今夕是何年,道不明我与谁相视一笑。天凉人稀鸟归巢,独留扁舟等客来。

  诗词里透着的是一个朝代的气质、一个诗人的心性,或豪放或婉约或兼之。面对秋冬,陆游写下的是——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刘禹锡抒发的是——天地肃清堪开望,为君扶病上高台。

  一处景色,在滚滚时间长河中,和多少人相遇,和多少人作别。它盛衰之间,标注着经年,流淌着文墨潺潺。